grc隔墙板
俄选手:失落去安贤洙很无助 此刻像被抛弃的孤儿
上传时间: 2018-02-02 浏览次数:
本月1日,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代表团先遣队抵达首尔仁川机场,开端了他们的冬奥征程。不过,本年的平昌冬奥会,对于许多俄罗斯选手们来讲,却是极为遗憾的一场冬奥会——依据国际奥委会(IOC)的决定,俄罗斯籍选手将无法以“俄罗斯队”的身份介入平昌冬奥会,只能以“来自俄罗斯的奥运会选手”(OAR)的名义参加,夺冠后无法升起俄罗斯国旗、也无法听到俄罗斯国歌。
俄选手:失踪去安贤洙很无助 此刻像被摈弃的孤儿 
是以,在当天抵达的俄罗斯选手的衣服上,也无法看到俄罗斯的国旗或国徽,取而代之的则是“OAR”的标志,与其他代表团形成光鲜比拟,因服装上没有显著的特点,若不是因为现场有许多韩国的粉丝围不雅、牌照,很有可能会错过他们的身影。
当天到达平昌的先遣队由25名选手组成,主要涵盖俄罗斯籍短道速滑、滑雪射击、花样溜冰的选手,由俄罗斯驻韩使馆的工作人员前去现场迎接,并负责接待工作。从现场看到的俄罗斯选手,虽然也像其他国家的选手一样有说有笑,但说到选手们的状况,则更多带有一种悲壮的气氛。一名俄罗斯籍女子短道速滑选手接收采访时表现,“我们虽然经历过许多弯曲,但我们为了胜利而来的事实无法改变”,而后,这位选手又弥补称,“我们必定会取得胜利,将为宣传维多克·安(安贤洙)和故国俄罗斯的国威而尽力”。
而另一名自称是维多克·安亲密队友的俄罗斯须眉短道速滑选手则用“怙恃和孩子”的比方,表达了对于安贤洙的信任和无法参加的遗憾。这位选手称,“因为队长维多克无法参加比赛,我们俄罗斯短道速滑队就像被怙恃抛弃的孤儿一样无助,并且无法参加短道速滑最出色的接力赛,这也将成为我们终生的遗憾”。
俄罗斯女子短道速滑队代表也在接收采访时,表示“安贤洙在俄罗斯短道速滑选手动员年夜会上亲自出席,并一再鼓励队员们‘必定请凯旋而归’,当时我可以或许感到到安贤洙那一刻的遗憾、悲哀;我们每个队员,也不会忘却他所做的进献。”
俄罗斯奥委会于上月26日表示,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俄罗斯活动员申请表已获得俄罗斯奥委会、俄国家冬季活动项目联盟以及国际冬季活动项目联盟配合确认,名单中包含169名活动员,但个中并没有包含曾被国际奥委会禁止参赛的安贤洙。
随后,安贤洙宣布了一封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公开信,坚称本身始终严格遵守反高兴剂法案,并请求国际奥委会对他的禁赛作出解释。“这是令人愤慨的,没有任何具体的解释来解释我为何被清除在奥运会之外。我欲望国际奥委会可以或许公布我不能参赛的来由,这样我能力够守卫本身的荣誉和肃静。”不过,巴赫和奥委会并未对此作出更多解释。
此前,国际体育仲裁法院曾对39名俄罗斯活动员的上诉请求做出裁定,表示“相旁证据不敷以争鸣活动员违规”,支撑个中28人的上诉请求,并取消其处分,针对别的11人的上诉请求给予部分支撑,但在此进程中,安贤洙仍未可以或许获得救济。
在现场卖力接待的俄罗斯驻韩使馆文化官员则表示,“以冰球选手为主的别的俄罗斯选手,将于本月6日抵达韩国,届时将有300余名不雅不雅众举俄罗斯国旗,为选手们做迎接典礼,弥补衣服上没有俄罗斯国旗的遗憾。”
这位官员对于安贤洙本人未做更多评论,但他提到,“1月31日,在俄罗斯代表队的出征典礼上,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身参加,现场向选手们表现‘请原谅我们,未能让你们免受(高兴剂丑闻)的伤害’,并表示将在冬奥会时期,为被禁赛的俄罗斯活动员举办比赛,以削减他们的遗憾。”
别的,现场迎接俄罗斯选手的一名韩国粉丝,则看到记者往后,就拉住并表现,“从很早的时刻,安贤洙就多次提过希望可以或许在本国举办的冬奥会完善谢幕;然则此刻却无法知足这个作为活动员最简单的欲望”,并有些哽咽的表现“是韩国亏欠了安贤洙,不然安贤洙就不需如果以而无缘在韩国举办的冬奥会了。”

Copyright 2018-2019 www.tcxymall.com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